當前位置: 心雅首頁 >小小說 >鄉土小說 >

郭城摔面傳奇(之三十)

選擇閱讀字體大小:[ ] 時間:2018年10月18日 05:01 來源:心雅文學網 投稿 作者:都市耕牧人 終審編輯:魚兒姑娘Forever

第二十九回:學摔面扎根海陽,種黃瓜不肯回家

    王宏圖的父親王老漢與姜長貴的母親姜大娘前后相隔幾天來到了海陽經濟市開發區。
  王宏圖的父親是先來到這兒的。那天劉佳以地主的身份在“齊小婉郭城摔面館”給王老爺子接風洗塵,并邀請自己的父親和叔叔劉志波老總來做主陪歡迎遠道而來的客人,當然趙偉岸、王宏圖與齊小婉、左青與劉揚、尹二嫚與姜長貴都在坐,秦妖妖說與劉昆在九寨溝飛不回來。這秦妖妖早日不在“愛情公寓”里住了,她說這“愛情公寓”里沒她的愛情,她的愛情在劉昆的寶馬里、在劉家別墅里。在她搬往劉家別墅時,幫她收拾東西的尹二嫚悄聲說:“妖精,好好把握著愛情,祝你早日修成正果!”秦妖妖著說:“一定會的!土掉渣,有錢了,好好打扮一下自己,其實你很漂亮的。”聽說,秦妖妖與劉昆準備在2011年初結婚,這是來自劉家的確鑿消息。
  接風宴上,劉佳向王老漢匯報了他們這些年青人來海陽市經濟開發區創業的緣由、經過,并一一介紹了這四對戀人現在的事業狀況以及對未來的構想。在介紹齊小婉時,齊小婉當眾羞羞地叫了王老漢一聲“爹”,雖然這位淄博姑娘聲音不大,卻是脆脆的,王老漢沒敢答應,只是像征性地點點頭。坐在王老漢旁邊的姜長貴推推酒瓶底厚的眼鏡把嘴附在王老漢耳朵上悄聲說:“大爺,宏圖跟小婉戀愛好幾年了,光在一起睡覺都兩年了。”在姜長貴旁邊的尹二嫚聽見了這話,抬起腳狠勁跺下去,姜長貴“媽啊”一聲慘叫,尹二嫚正襟危坐,一臉的嚴肅:“活該!”姜長貴小聲嘟嚷道:“我這不是羨慕嘛。”“羨慕個屁,急死你個不要臉的!”尹二嫚惡狠狠地說。大伙一聽,都樂了,哈哈大笑起來,雖然劉佳的老爹、劉志波老總和王老漢兩位老人不知年輕人笑啥,可他們這伙年輕人卻是心知肚明的。
  王老漢吃完飯后,表明了自己來的意圖。他說他們那里的農村還是不富裕,王宏圖是他們百十戶人家的村子里二十多年來考取大學的第一人,全村人都很羨慕,也都把他當做教育孩子的榜樣,村里的干部們也都以王宏圖為驕傲,動輒就向鄰村干部們說“你們村有我們王宏圖這樣的大學生嗎?”因而,村長聽說王宏圖今年大學要畢業了,跑到縣上親自找到縣長要了一個參加公務員考試的名額,這次來這里就是要王宏圖回去參加縣上的考試,爭取個一官半職的,為村長和村里人長長臉爭爭光。

既是這樣,大家也不好再說啥了,因為人生的路需要王宏圖自己去選擇,自己去走,別人是不可能干涉的。大家散去了,齊小婉跟著尹二妹回到了“愛情公寓”,她和王宏圖本來搬到“齊小婉郭城摔面館”里去住的,這會兒騰出地方讓王宏圖父子兩人談談心里話兒。
  回到“愛情公寓”里,齊小婉便悄悄地在抹眼淚兒。尹二嫚說:“小婉,別哭!哭,有啥用?如果王宏圖忘記了當初的山盟海誓,拋棄了自己的理想與愛情,回去當官去了,那么這種沒心沒肺的家伙根本就不值得為他流淚!”尹二嫚越是這么說,齊小婉越是受不了,由小聲抽泣變成了放聲大哭。
  趙偉岸把尹二嫚叫出來,他說:“讓她哭吧,把心中的郁悶哭出來,才會舒暢,因為人是需要發泄的。”
  齊小婉在小房間里哀哀地哭,趙偉岸幾個人就坐在客廳里默默地想心事,空氣仿佛凝固了似的,每個人喘氣兒都覺得困難。這是畢業后最讓這伙年青人郁悶的一個晚上,他們誰都明白,齊小婉與王宏圖相愛了四年,朝朝暮暮在一起,如果突然分開,這對于齊小婉這樣掉在愛情蜜罐里的女孩不啻于遭受了八級地震,因而毎個人心里都是戚戚的惶惶的,有說不出的難受。
  王宏圖與父親也是沒談好,也是一宿沒睡好覺。
  第二天早晨,王老漢催著王宏圖收拾收拾回家,別耽誤了參加考試。王宏圖堅決不回去,王老漢舉起了巴掌,剛要落向王宏圖身上,齊小婉推門而入,驚得齊小婉“啊喲”一聲,王老漢這才放下手,坐到椅子上,生起悶氣來。
  王宏圖也坐下來,他對父親說:“爹,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村長也是為我好,可我還是不會回去的,也不能回去的!為什么呢?我從小就夢想開飯店,因而我上大學時選擇了企業管理,這是我的理想,現在我學會了山東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郭城摔面的技藝了,我們的“齊小婉郭城摔面館”剛走上正軌,事業剛起步,我是不會丟掉這份我們創下的事業的!再說,我和小婉相戀了四年了,我們彼此誰也離不開誰了,我是不會扔下小婉一個人回去的,我們天天在一起工作生活,很是幸福的!等將來我們的事業做大了,結了婚把你和我娘都接過來,把小婉的父母也接來,這該是多么好的事情啊,相信這種美景不會太遠的!”
  “你,你們”王老漢氣乎乎地搶白道,“你只想你、你們,為什么就不為我和你娘想想呢?”
  “我怎么沒想呢?”王宏圖說,“剛才,我還說要把你和我娘接過來的,一家人團團圓圓地過日子啊!爹,你想啊,你如果硬是把我逼回去,就算能考上個公務員,那小婉怎么辦?如果誰現在硬把你和娘分開,你能答應嗎?這是一個理啊,我們倆就差領個結婚證了,更何況還有我們共同創下的這份基業啊,所以我是堅決不回去的,也沒有任何人能將我逼回去的!”
  齊小婉一只手搭在王宏圖肩背上,欲語先淚,她說:“宏圖,你跟爹回去趟吧,把情況跟娘和村長說一下再回來,好嗎?”
  “不行,我走了,你和廚師兩人忙不過來,現在正是飯店的旺季,不能耽誤了我們的事業!”王宏圖斬釘截鐵,毫無商量的余地。
  齊小婉抬起頭來,淚眼婆娑地向王老漢望去:“爹,你看……”
  還沒等小婉說完,王老漢搖晃了兩下子,一頭向前栽下去。
  “爹!”齊小婉驚叫一聲。
  王宏圖抬頭起身,蹲下來將父親攬在懷中用力掐著父親的人中部位,并對小婉說:“快,弄碗白糖水來!”
  王老漢悠悠醒來,看看正抱著自己的兒子,再看看端著碗白糖水跪在自己面前淚流滿面的齊小婉,老人不好意思起來,對小婉說道:“老毛病了,一急就這樣,讓你擔心了。”說著,老人掙扎著站起來,又坐到椅子上去,接過齊小婉遞來的白糖水,喝了幾口,對著王宏圖說:“既然我不能把你叫回去,你就在這里好好干吧!不光要干好飯店的事情,更要對人家姑娘好啊!”
  王宏圖使勁點點頭,齊小婉感動得淚水悄然而下……
  第二天早晨,王老漢乘車返回了沂蒙老家。

王老漢走后第二天下午,姜長貴的母親姜大娘從壽光趕過來了。知道未來的婆母要來,尹二嫚催著姜長貴去理發,她說:“跟蹲大獄似的,頭發長得跟女人的差不多,趕快去理個發,別讓你娘心思著是我虐待她兒子!”
  姜長貴說:“理發快,一會兒就成了。讓劉佳過來幫著照看一下超市,我們去趟市里給你去買兩身衣服,得讓我娘看看她兒媳婦有多漂亮!”
 “啥?”尹二嫚杏目圓睜,“嫌我不漂亮?你早干啥去了?”
  “啊喲喲,我的二奶奶喲,你怎么就聽不明白呢?”姜長貴急得抓耳撓腮的,將眼鏡向上推推說,“人是衣服馬是鞍啊,你穿上新衣服會更漂亮,讓我娘一瞧,啊,我的兒媳是天下最美的姑娘!”
  “呵呵,沒想到你這么笨的家伙也會拍馬屁啊!”尹二嫚轉怒為喜。
  “嫚嫚,說實話,我早想著給你買新衣服,可可……”姜長貴摘下眼鏡擦拭著,哽咽著,“可是又怕你拒絕我,因為我太了解你的個性了……現在,咱們自己掙錢了,早就應該去給你買幾身新衣服了,哪個姑娘不愛美啊?都怨我忙昏了頭啊……”
  尹二嫚急忙用手捂住了姜長貴的嘴,淚水潸然而下,姜長貴趁勢將二嫚摟在懷里……
  尹二嫚穿上姜長貴為她選購的白底小紅花的旗袍,真的是猶如天女下凡!你膲,兩只小辮子巳變成了蓬松的馬尾辮,圓臉上忽閃著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一米六幾的個頭,不胖不痩的身材,青春姑娘的曲線盡現眼前。姜長貴說旗袍是中華民族女性最養眼的服飾,而他的尹二嫚又是穿旗袍里最美最美的姑娘,引得尹二嫚笑成了一朵花似的。當姜長貴和尹二嫚牽著手站在姜長貴的母親姜大娘面前時,姜大娘高興地連連夸獎尹二嫚長得多么水靈多么漂亮。
  姜長貴帶著母親看完了自己的四個蔬菜大棚,回到了超市里。長貴依偎著老娘坐下來,說道:“娘,你不必說你來做什么,你不說兒子也知道,兒行千里母擔憂啊,你是來看看兒子在干什么,干得怎么樣,想讓兒子回去,對吧?娘,前天王宏圖的老爹才返回沂蒙老家,王宏圖沒有跟他老爹回去,同樣,我也不會跟你回壽光的!”
  姜大娘拉住兒子的手,替他理理額前的頭發,笑笑說:“兒子,要種大棚蔬菜,用得著跑出這么遠嗎?我們回家種不是更好嗎?”
  姜長貴笑了,他說:“娘,不一樣的!別看你和爹種了一輩子蔬菜,卻永遠種不出‘海陽白黃瓜’來,因為咱們老家的地質、氣候遠不如這里,而且它已經形成了一種品牌,聞名全國各大城市啊。再說,我們還有個超市,我還有個心愛的嫚嫚啊,這里有我的事業,有我的愛情,所以,我是永遠不會離開這里的!”
  姜大娘慈祥地看著兒子,又看看忙忙碌碌的尹二嫚,剛要說什么,姜長貴搶先說道:“娘,我們大伙都說好了,這里的樓房一平米還不到兩千,將來我們買下房子,舉行集體婚禮!我看,你和爹都過來,咱三口家就能干下這四個大棚的活兒,團團圓圓的過日子,還不用再雇人干了,行嗎?”
  尹二嫚聽見這番話,銀鈴般地說道:“我舉雙手贊成!”
  姜大娘笑了,她說:“是這么個理兒,俺回去跟你爹合計一下,爭取早日過來。”
  姜長貴心中一塊巨石落了下來,心中暗道:娘啊,你真是我的好娘啊……

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終審編輯:魚兒姑娘Forever) 本文首發心雅文學網:http://www.26797411.com/wen/31644.html


閱讀和發表文章請來心雅文學網!免費閱讀心雅文學網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內容。

點擊下載:下載本文word版文檔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發展,請下載該word文檔,復制文檔的全部內容并將其發表在第三方平臺,您的每一份傳播,都會為心雅的發展及壯大貢獻一份力量.




  • 上一篇:郭城摔面傳奇(之二十九)       下一篇:沒有了
  • 發表評論
    閱讀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請在下面發表您的看法吧!
    用戶名:
    作者資料
    都市耕牧人 進入作者空間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作者積分:96 作者金幣:0 作者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4-06-28 08:06 最后登錄:2018-10-22 05:10
    您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 韋娘

      這是一個不南不北不東不西的小鎮,沒有北國那份驟烈、也不似南國那般的輕柔;雖然也有...

    • 樹上瓜棚

      路翎這小子鬼精,知道他的人都這樣說。 初春,天氣乍暖還寒,小河對岸秋菊家的瓜地還...

    • 選舉有效

      墑會鎮黨委書記辦公室里,兩股細細的白煙歪歪扭扭地升起漫漫擴散至整個空間,輕輕裊裊...

    • 飛俠

      他縱橫屋頂三十多年,從未失足;他飛檐走壁于村寨的每一個角落,無人能及;他真如一位...

    • 一張假幣

      一張假鈔 六月的天氣總是這樣的,好像時時刻刻都在為一場大雨做著準備烏云壓得很低很...

    • 校園風波

      1. 星期三下午第一節課,政教處通知:全校停課一節,學生上自習,教職工到校會議室開...

    • 老木交農合

      秋后的天氣本應該很涼快,但這天卻格外的沉悶,沉悶得讓人喘不過氣來,就像是被薄膜紙...

    • 攀路生·半路死

      “攀路生,半路死!攀路生,半路死……”暮色中,一個提著編制袋的拾荒老頭正被一群小...

    • 刀客

      沒有關云長的青龍偃月刀,卻削過萬千頭顱;沒有張三豐的玄妙太極拳,卻被大家稱之為師...

    • 媚女華誕情人節

      在很多很多年前的正月十五這天晚上,大月亮圓白得極好,一位李姓府邸的夫人肚子圓潤了...

    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