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心雅首頁 >小小說 >鄉土小說 > 【編輯推薦】

郭城摔面傳奇(之六)

選擇閱讀字體大小:[ ] 時間:2018年09月12日 06:37 來源:心雅文學網 投稿 作者:都市耕牧人 終審編輯:魚兒姑娘Forever

第五回:國英設計捉姜善,連江摔面欲劫人

1933年初,于國英被國民黨山東省委任命為郭城四區區長,并兼任海陽武裝教練,“七七事變”后他又組建了第四常備隊并兼隊長堅持抗日,這是后事這里不提。

于國英何許人也?于國英,字次珍,1909年2月16日出生于海陽郭城村,煙臺八中畢業。19歲結業于煙臺軍校,之后在威海任教,1930年在周村稽查處任武裝教練。

郭城是海陽四區,四區統轄著高家、朱吳、郭城等地,區公所所在地就在郭城,這里也是于國英的老家。于國英上任四區區長的時候,正是海陽、萊陽、牟平一帶共產黨人活動較為頻繁的時候,而且地下武裝力量也在逐漸成長起來。此時,蔣介石正在兩湖兩廣、江西福建等南方各地大力圍剿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工農紅軍,并且下令北方各省也要嚴加圍剿共產黨及其武裝。于國英在這個時候上任各職,那么他的主要任務也就是對共產黨及其武裝力量進行圍剿了。

一天中午,于國英帶著他的區中隊來到了于永的“郭城摔面館”,說是帶著官兵來品嘗一下郭城摔面,吃完了飯要去執行任務,讓于永麻利地摔面,別耽擱了大事。當時,于挺河也在這個“郭城摔面館”里跟于永閑聊,于是于永就讓于挺河幫忙燒火。

在摔面過程中,于永聽到區中隊隊副于善坤在悄悄對另一個隊員講啥子“姜善這下子可是跑不了”之類的話。于永心里一驚:區中隊莫非是要去捉姜善兄弟?于是,于永來到燒鍋跟前,悄悄對于挺河說:“趕快去告訴姜善兄弟,區中隊要去捉他!”于挺河急忙走掉了,向王家莊奔去給姜善兄弟報信去了。這里,于永不緊不慢地一邊摔面,一邊調做著鹵湯,盡力拖延著時間

于國英的區中隊吃完了郭城摔面后,便集合隊伍向王家莊撲去,可想而知,其結果只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原來王家莊有人向于國英告密來了,說姜善在村里組織老百姓抗捐抗稅,并且與牟平一些人往來密切,極像是共黨分子,這才讓于國英興師動眾地去捉拿姜善。姜善在得到了于挺河的及時報信后,迅速出走王家莊村,去牟平縣城里躲過了一劫,從此更加謹慎小心,一般不會在白天里回到王家莊村,即使夜里回家一次兩次的,也都是晚回早走。這樣,讓于國英的隊伍幾次都是乘興而去敗興而歸,一次一次撲空。于是,于國英不再組織人去捉拿姜善了,這事兒好像就偃旗息鼓了。

過了有接近兩個月的時間,姜善也放松了警惕性,回到了王家莊。一天,姜善的干兒子于丙午提了幾瓶酒和點心來看他了,爺倆談風生,談得十分地投機。吃飯的時間,姜善剛剛端起飯碗,不想于丙午突然從腰里掏出一把手槍指向了姜善的腦門子上,這小子惡狠狠地吼道:“你敢動一動,老子就開槍打死你!”說罷,將另一只手的中指伸進嘴里打了一個凄厲的口哨,立時涌進十幾個早已埋伏在外的區中隊的隊員,將姜善五花大綁起來。這時,于國英從外面踱進屋里,呵呵一,說道:“姜善,你躲過了初一,還能躲過十五嗎?記著吧,再好的狐貍,也是斗不過好獵手的!”說完,一擺手,讓他的手下押走了姜善。

原來,捉拿姜善撲空之后,于國英改變了戰術,停止了捉拿姜善,他要以此來麻痹姜善,達到捉拿姜善的目的。在這期間,于國英了解到姜善有個干兒子叫于丙午,于是將于丙午捉到郭城四區區公所。

這天,于國英派手下將于丙午五花大綁地帶到了刑訊室,他指著那些各種各樣的刑具,陰陰地說道:“于丙午,你知罪嗎?”

于丙午嚇得戰戰兢兢,早已是大汗淋漓,結結巴巴地說道:“區區區……區長大大……大人,俺俺……俺沒沒……沒犯啥法啊……”

“沒犯啥法?”于國英突然大吼一聲,“你私通共黨,還敢說沒犯啥法?!”

聞聽此言,于丙午撲通一下子跪在了于國英的面前,連聲大呼:“冤枉啊,區長大人,冤枉啊,俺可是老實巴交的莊稼人啊!”

于國英單刀直入地說道:“區政府怎么會冤枉你?王家莊的姜善是共黨分子,你又是姜善的干兒子,你不是私通共黨那誰又是呢?”

“區長大人,俺可不知姜善是共黨啊!”于丙午磕頭如搗蒜地說,“那是俺小的時候,俺爹給俺認的干爹啊,俺爹也死了五六年了,俺壓根兒不知他是共黨分子啊,區長大人 啊!”

于國英一看這個于丙午就知道這是個貪生怕死的家伙,心里更加有數了,知道自己的計謀成功了一大半了。于是,于國英說道:“你是不是共黨分子,就看你的表現了,要想活命,就得聽從本區長的話了!”

于丙午聞聽此言,立即連磕幾個響頭說道:“只要區長大人饒俺一命,俺啥都聽區長大人的!”

……

就這樣,于國英軟硬兼施,將于丙午收在自己的手下,委以一個小官兒,并應承捉到了姜善之后給予重賞,于是這才出現了姜善被于丙午吃飯時用手槍指向了腦門子的事情。

姜善被于國英捉進區公所之后,用盡了刑法,也沒能從他的口里掏出點有用的東西,無奈之下,于國英只好決定把姜善全副武裝地押送到海陽縣城鳳城。

從郭城去縣城有東西兩條路可走,走西線經過朱吳,這里隔萊陽的萬第鎮近,共產黨活動頻繁,遭到伏擊搶走姜善的可能性大;走東線,經過高家、盤石店、留格,路途遠,翻山越嶺,但是保險系數大。于國英決定押送姜善去縣城走東線,于是他們用鐵絲穿透了姜善的千金骨,把姜善綁在了前后有騾馬馱起的舢子(形似一種轎子)上,并且動用了荷槍實彈的一個區中隊的兵力來押送。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押解姜善去縣城鳳城的頭兩天,于永的“郭城摔面館”來了一男一女兩個人,男的四十多歲,女的二十出頭,打聽于善民。于永和于挺河問他們來找于善民干啥,來人說聽人說于善民京胡拉得好,是來拜訪的。于挺河心生一計,對來人說道:“原來如此啊,走,俺帶你們去找于善民!”

于善民何許人也?于善民1912年生于郭城村,從小失明。他的父親叫于濟川,家境殷實,因而他從小聽留聲機長大。于善民拜同村的孫吉寶為拉弦的啟蒙老師,積極好學,刻苦鉆研,對戲曲尤其是梅派京劇戲曲十分通熟,對京胡、二胡、鑼鼓、戲劇場次無所不通,無所不曉。于國英上任四區區長后,一是愛才心切,二是動了憐憫之心,于是將于善民調來區公所專門看守電話總機,讓他自食其力。

原來來人都是萬第鎮的人,那女的叫趙華,是萬第戲班的一個著名的旦角,她的拿手好戲是唱梅派戲《宇宙鋒》,遺憾的是配弦的不精,所以她便與爹爹前來拜見于善民。

于挺河自報奮勇帶趙華父女去區公所找于善民只有他的打算,他想借此機會探聽姜善的情況。于挺河帶著趙華父女來到了區公所,站崗的通報了情況后,于國英說區公所是政府和軍事重地不允許閑人隨便亂進,再說過兩天就要把共黨分子姜善押解到縣城,以防節外生枝,于是就讓于善民走出了區公所。于挺河從于善民的嘴里了解到了于國英準備過兩天就把姜善走東線押解到縣城的情況,心中大喜,他把于善民和趙華父女領到了于永的“郭城摔面館”,自己立即動身去了蜜蜂澗找于連江商議如何解救姜善去了。于善民在“郭城摔面館”里,為趙華的梅派唱段《宇宙鋒》配了弦,兩個人配合得真叫個天衣無縫,都有相見恨晚的感慨。趙華在這里要請于善民的客,于善民說到了俺家里哪里有讓客人破費的道理,于是他做東請趙華父女第一次吃到了正宗的郭城摔面,他們的故事就此打住,以后再述。

于挺河找到了于連江,兩人商討好了解救姜善的行動計劃,于第二天就去了高家,在“二先生”的“洪興客棧”住了下來,他們讓“二先生”的四弟找來了高地,四個人秘密制定了解救姜善的具體計劃。

第二天,西石現正好趕山,于連江、于挺河、“二先生”的四弟、高地等人做了簡單的化妝,叫上了十幾個同門練武術的年輕師弟,在郭城去縣城途徑西石現的道路上拉起帳篷,開始了摔面。之前,于連江對“二先生”和孫老拳師說他們幾個師兄弟準備去西石現趁著趕山摔面掙兩個錢,背地里卻告訴師兄弟們要去搶一個兄弟,人人都不準輕舉妄動,一切聽他的指揮行事。

于連江等人摔面的地點就設在西石現北山趕山的下面,趕山的人山人海,四鄰八鄉的人來品嘗郭城摔面的很多很多,絡繹不絕。于連江、“二先生”的四弟、高地輪番上陣,手里舞弄著面團,三拉四摔,長長細細的面條就摔出來了。支在道路中間的兩口大鍋,爐火正旺,熱氣騰騰,一陣陣鹵香彌漫在四周的半空中,沁人心脾。這讓那些日復一日在土里刨食的莊稼人開了眼界,享受到了郭城摔面的美妙和純香。

中午時分,于國英的區中隊押解著姜善來到了于連江他們摔面的地方。于國英騎著高頭大馬,全副武裝,區中隊幾十個人也是荷槍實彈,兇神惡煞。姜善被用鐵絲穿過千金骨,鐵絲綁在舢子兩側的扶桿上,雙手反剪在背后捆綁著,面對兇惡的敵人,姜善不屑一顧,威武不屈。

于國英看到路被一伙摔面的人給擋了,叫停了前進的區中隊,他讓手下提高警惕看住犯人。他跳下馬來,四周察看了一番,決定在這兒吃午飯,于是大聲喊道:“誰是掌柜的?過來一下!”

“二先生”的四弟沉著地走過去,朗聲說道:“客人有啥吩咐?”

“給做四十三大碗摔面,要快!”于國英說,“不要耽擱了我們趕路!”

“二先生”的四弟回到于連江的身邊悄聲問道:“咋辦,動手嗎?”

于連江看看于挺河,說道:“沒想到于國英用這么多的兵力啊!”

“是啊,”于挺河說,“這是咱沒想到的啊!”

“動手吧,”“二先生”的四弟說,“咱突然動手,他們有槍也沒啥大用的!”

“別莽撞,”高地說,“就是動手,也得等他們吃摔面的時候。”

于連江點點頭說:“是的,看看情況再說。”

說罷,于連江迅速地點數了一下于國英的人數,于國英手下有四十個兵,兩個趕舢子的莊稼人,他們四十三個人,就要了四十三碗摔面,這就說明了于國英沒打算讓姜善吃飯。于是,于連江心生一計,對于挺河、“二先生”的四弟、高地三人說道:“一切聽俺的,記住了,俺只要一摔碗,馬上行動,高地兄弟一定要先控制住于國英,這就叫擒賊先擒王!”

于連江布置完了就吩咐趕緊摔面,于是他和“二先生”的四弟、高地三人霹靂啪啪地開始摔面,不大的功夫,面條下鍋,撈面,上鹵,四十三碗摔面就做出來了,于國英的人要開始吃摔面了。這時,于連江高聲喊道:“長官,你們都吃摔面,不給那個犯人一碗吃嗎?他吃了今日的,還不知能不能撈著吃明日的,不能讓他餓著啊!”

“是啊,不能餓著他啊!”眾人也都幫著喊道。

“給他吃摔面?你去喂他嗎?真是吃咸鹽不多管閑事不少啊!”于國英不悅地說道。

“好,俺就做回大善人!”于連江痛快地說,“俺去喂他!”

于連江說罷端起一碗摔面,拿起一副筷子,就直奔姜善而去。

被用鐵絲穿過千金骨又綁在舢子兩邊扶桿上、雙手反剪綁著的姜善在于連江大聲說話的那一剎那,就聽出是于連江的聲音,他放眼望去,不僅看見了于連江,還看到了于挺河,他立即就明白了這是怎么的一回事兒了:兄弟們這是利用摔面的機會要搶回自己啊!頓時,姜善的心里掠過一陣驚喜與溫暖!但是,這種驚喜與溫暖剛一掠過,他就告誡自己一定要設法阻止他們的行動,決不能讓兄弟們為了救自己做一些無為的犧牲,因為于國英的實力太強大了!正當姜善思謀之際,就看見于連江端著一碗摔面直奔自己而來。

于連江奔過來,站在姜善的面前,低聲說道:“兄弟,您受苦了,今天我和兄弟們是來救你來的!”

“千萬不可啊!”姜善急忙說道,“敵我實力相差太大,不要做無為的犧牲啊!”

“可是,俺不能眼看著兄弟你……”于連江說。

“俺一個人死了不要緊的!”姜善說,“要保住兄弟們啊,這都是以后的革命力量啊,你我都沒有權利讓他們去犧牲的啊!”

“那……”于連江猶豫著。

“聽俺一句話,兄弟!”姜善說,“保護革命力量,才能為俺報仇啊!”

于連江含著熱淚把這碗郭城摔面喂給了姜善,之后默默地走回到了兄弟們那兒。于挺河、“二先生”的四弟、高地等人圍過來,于連江輕輕地搖了搖頭,擺擺手,眾人這才安靜下來。

幾天之后,姜善在縣城被國民黨反動派槍殺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終審編輯:魚兒姑娘Forever) 本文首發心雅文學網:http://www.26797411.com/wen/31546.html


閱讀和發表文章請來心雅文學網!免費閱讀心雅文學網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內容。

點擊下載:下載本文word版文檔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發展,請下載該word文檔,復制文檔的全部內容并將其發表在第三方平臺,您的每一份傳播,都會為心雅的發展及壯大貢獻一份力量.




  • 上一篇:郭城摔面傳奇(之五)       下一篇:沒有了
  • 發表評論
    閱讀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請在下面發表您的看法吧!
    用戶名:
    作者資料
    都市耕牧人 進入作者空間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作者積分:18 作者金幣:0 作者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4-06-28 08:06 最后登錄:2018-09-13 06:09
    您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 凄慘人生

      雪兒是一個女孩子,今年23歲,在西安上大學,是大四的學生。我們是通過網絡相識的。在...

    • 韋娘

      這是一個不南不北不東不西的小鎮,沒有北國那份驟烈、也不似南國那般的輕柔;雖然也有...

    • 選舉有效

      墑會鎮黨委書記辦公室里,兩股細細的白煙歪歪扭扭地升起漫漫擴散至整個空間,輕輕裊裊...

    • 媚女華誕情人節

      在很多很多年前的正月十五這天晚上,大月亮圓白得極好,一位李姓府邸的夫人肚子圓潤了...

    • 闞氏五虎

      闞氏五虎 王霽良 1 在魯西南,有一條流經我家鄉茍鎮的大河,叫紅衛河,開掘于 1966 年...

    • 鬼坡阿同

      七月的日頭真的像怪物炎魔,火紅的一片,烤得大地到處都散發出焦灼的味道。頂著炎魔灼...

    • 樹上瓜棚

      路翎這小子鬼精,知道他的人都這樣說。 初春,天氣乍暖還寒,小河對岸秋菊家的瓜地還...

    • 傻子放牛

      傻子天生是個牛娃,每天吃了飯就知道放牛,與又壯又雄的大水牛玩耍。 傻子與大水牛的...

    • “潘精華”和他的“兵”們

      【1】上任第一天,有人就想給他個下馬威 九月一日,開學的第一天。學校操場上。 級部...

    • 送終

      坐在婆婆的床邊,看著婆婆憔悴的臉,媳婦突然想哭。 這個把她教訓了幾十年的厲害老人...

    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