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心雅首页 >小小说 >生活小说 > 【编辑推荐】 【站长推荐】

蛇叔

选择阅读字体大小:[ ] 时间:2017年10月23日 15:08 来源:心雅文学网 投稿 作者:雪心 终审编辑:心雅文学网
 蛇叔

  吃蛇上瘾时蛇叔正值青春妙龄,那是历尽千辛,受尽万苦,过村庄,穿城市,越山丘,绕河沟,时达几个月才回到家。后来家中的日常饭食总制止不了心中对蛇的依赖,每到夜晚,他?#37027;?#28316;进田地找蛇出没的地方,由于他身上过多吃生禽活兽散发的特殊气味,他看不到蛇,蛇已闻味先逃,也因此他的动作锻炼得神速,抓不到蛇就吃蛙,吃各种小昆虫解馋,有时难得抓住一条蛇,他像饿兽般狼吞虎咽下去。

  这一习惯断断续续几年,提起那段过往,蛇叔初始是心痛难忍,不愿齿口,日子久了,伤痛淡化了,才涉及不堪回首的那几个月,那些片段和场景也才渐渐在村里的加工下传开,便也得了“蛇叔”的称号。我把他传说中的片断和场景整理笔下,心口莫名地痛着,?#27807;?#19979;的眼睛一次又一次凄迷。

  那是90年代初,农村刚?#36763;?#22806;出打工的劲头,18岁的蛇叔经过多个彻夜无眠后,说服父母,怀揣父母辛苦?#20540;?#21334;麦子的200元钱,独自一人踏上了南下广州的列车。第一次坐火车的他畏畏缩缩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听着火车有节律的声音,看着?#30340;?#21508;形各色的都比他体面地坐着有说有玩有睡的人,他首次品尝到“自卑”的滋味的同时,心慌迷茫了,不知所从了。看着窗外一摇而过的城?#23567;?#26449;庄、河流……他更是?#24895;?#21329;微渺小如空中一粒肉眼看不到的?#39029;尽?#21040;广州火车站,各地的车排得很多,拉人上车的车主乱喊乱问,?#24515;?#30340;地的人找准车就去了,转眼下车的人散得稀落。蛇叔茫然不知该去哪儿,又一辆火车到站,又下来蜂涌的人流,蛇叔随着奔跑的人也朝一个车上挤去,座位已满,他站在车上扶着?#24213;?#20197;免摔倒。售票?#31508;?#38065;了,一摸口袋,仅剩?#37027;?#19981;翼而飞,他可是在车上滴水没舍得买呀!只?#36763;?#27597;亲给他蒸的干馍头,这可怎?#31383;歟?#21482;得悻悻地下车。

  行程仅十几个小时已把他在家中憧憬的梦想和规划的美?#26790;?#26469;冲得七零八落,他想大哭一场同无知?#21534;?#30495;告别,更痛苦的是不知身无分文的自己怎样迈步,就是回家也回不去了呀。偷!既然别人偷我?#37027;?#25105;也?#24403;鶉说那?#20182;细细盘算后在又一股人流分散上车时,他随人多处向一车上挤,瞄?#23478;?#20010;衣着好的,?#21693;?#27442;伸向他的口袋,电影中小?#24403;?#25235;挨打和更为悲惨的场面在他眼前?#21619;?#38670;时退缩下车。怎?#31383;歟?#26286;色已临,回家吧,徒步回去,?#27809;?#26377;几个干馍头,天也刚入秋,露宿不至于受?#22330;S辛?#24819;法也?#36763;?#21160;力,他找到回家的列车,顺着轨道开始了路程。渴了,喝周围有水洼的水,舔野草或庄稼上的露珠。馍没了,有野果吃野果;有秋收尚在的几粒庄稼上的籽,他捡起吃掉;有红薯地偷挖红薯……这是?#20197;?#26102;,不?#20197;说?#26159;火车轨道在山岭间,没有野果野树只有山岭,遍无人迹,野物乱窜。

  听说当时蛇叔讲叙这些时一会儿汗流浃痛;一会儿双手痉挛;一会儿身体僵硬着……他说当他第一次走进山岭的丛?#20540;?#24102;,一?#28784;?#29492;在树上?#21619;?#26102;把他吓尿裤子,当看清是猴子时才松口气。除了吃树叶还是树叶,饥累让他实在走不动了,便斜躺树上,把出外时拿的衣服从包中取出铺地上,疲惫中忽略危险地睡去。半睡半醒时,感到一条长长的、凉?#27807;摹?#36719;软的东西正在他破?#24459;?#19978;爬行,睁开眼大吃一惊,一条又粗又长的深褐色的蛇正在他身上,强烈的自我保护和求生意识使他急速用双手伸向蛇头扔出,刚好摔在一个大石块上,蛇疼痛着伸缩着,他?#27599;?#30707;狠命朝蛇头部砸去,一次又一次,蛇终于不动了。饥饿让他突然一个念头,?#27807;?#38376;口有蛇上宴席,我何不也吃它充饥?想到这,他?#35805;?#25235;住蛇,撕咬着狼吞虎咽进了肚,不知是蛇传递了信号,还是闻味息而来,几条大蛇气势汹汹地朝这方爬来,似有报仇之态。蛇叔慌了,迅速爬向一颗大树,弄断一根树枝,看蛇爬上就用树枝敲打下去,几个回合下来,几只蛇精疲力尽。蛇叔一不做二不休,趁蛇体力不支,爬下把他们一个个打死,?#21512;?#24067;丝系在一起提着一鼓气爬出了丛林。

  秋意很浓了,田地除?#35828;?#30000;和油菜苗已空无,但勉强能维持生?#30130;?#26368;?#20197;说?#26159;路过站点和有住户的,总还可以捡拾别人扔的吃物,总也可以用塑料瓶?#26377;?#27700;维持几日。冬天了,御寒?#24515;?#20146;准备的冬衣还可忍受,不知道广州不需要冬衣,可却在归途中用上了。想起母亲,蛇叔泪溢了出来。又是山岭,没有?#20197;?#20043;门送蛇了,他要主动出击,攀爬着找蛇找野物,找一?#24515;?#21507;的东西。在一个土石洞里,他欣喜地发现一个蛇窝,数只蛇蜷缩里面过冬,他?#37027;?#25644;运?#21019;蠖咽?#22359;,偷偷扒开石缝,疯狂地捡石块朝里?#21360;?#34503;逃的逃,死的死,?#35828;?#20260;,跑不动的接着?#25671;?br />
  蛇叔能够接受路人不屑和?#20081;?#30340;目光,另类自尊?#35789;?#20182;?#28216;?#24320;口向别人求救过,也未动过别的心思归家,或打工挣钱后再回。特定年代特定年龄的傻呆就是傻呆。一千多里地,四个多月,他终于走回村庄,其间路途的弯路自不必说,维持生的毅力轰地在家倒塌,他晕在家门口。父母看着?#24459;?#30772;?#33579;?#27985;身脏乱,瘦削不堪的散发着异样腥味的儿子,慌乱地把他抬回屋潸然泪下。

  此后的十年,蛇叔再未走出村庄,其间在父母的张罗下娶了妻子春燕,第一个孩子大脑迟钝?#24050;?#24052;,第二个孩子不仅身上有蛇般的斑,头脑也不活络机灵。?#23478;?#30524;明了他过多食生蛇的原因,这就是代价,青春奋斗无从临帖勾画弧度难测的代价。

  社会?#39034;?#27492;时更是风起云涌,农村的青壮年几乎都外出谋生挣钱去了,一家家的小洋楼拔地而起,有的已经开回了车。而自家还在原地踏步,两个孩子要负担,父母老婆要养,他羡慕着失衡着盘算着,他必须克服畏惧重新上路,但不能如年少轻狂般乱跑了。堂哥最近几年在船上不少挣钱,春节回来他提瓶酒找到他。亲戚没有不帮衬之理,年后蛇叔顺理成章地同表哥一同到青岛了,从县城坐汽车直达,因为有依靠,他的自卑畏怯减缓许多,一路上哥走一步他紧跟一步,唯恐走散再重?#29238;?#36761;。凌晨二点他们才到达青岛长途汽车站,各种霓虹灯晶莹透亮地熠熠生辉,让蛇叔眼花?#26376;摇?#19979;车他同表哥蹲在汽车站里?#24525;?#20142;时一搭无一搭地说着话:

  “卡子,船上虽大?#31354;?#24037;,但身体有要求,你身强力壮的应该没问题。”

  “我可是吃蛇之身,身体棒棒的,你放心。”

  ?#26263;忍?#20142;我们坐早车直到招工处。”

  表哥算是船上的老员工了,在他的周旋下顺利上了船,蛇叔的希望同大海般?#30001;斕梦?#36793;无?#21097;?#37027;几天是他一生中最意气风发的日?#21360;?#36817;处,?#22534;蟛独?#33337;在一望无际的碧波上行驶,蓝天?#33258;?#25670;动着青春的激情?#36745;?#22788;,天海吻接,浑?#28784;环?#26103;世绝伦图。他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在这里好好干,一定要多挣钱给孩子治治病。从小不爱学习?#35805;?#29609;耍的他在村河里经常游泳,一直?#20013;?#21040;现在,他相信?#24515;?#32784;把大海征服,为将?#21019;?#22791;能力。千里之行他能跨过,面前浩瀚的海洋他也能。他利用休息时间练水,让表哥用绳系在他腰上以防不测,纵身跳进海水,一定要击垮它,把它踩在脚下迈向更深邃的领域。他一次次试着超越向深远处?#20185;媯?#36825;一举止让全船震惊,也引来刘胜船长的大声喝斥:

  “小弟,你不要命?#19968;?#35201;赔命钱呢?#38752;?#19978;来!”

  “你放心,后责?#24895;骸!?#34503;叔游回船舷大声说。

  刘胜何曾见过这样敢于拼命的人,便详细打听了他,得知他步行千里的事后,惊叹一声再不制止他,只提醒着海中的危险。蛇叔虽然人高马大,但躲闪捉的本领可是从小在河中锻炼出来的,他少时唯一的乐趣就是在河中摸鱼捉青蛙,然后上岸烧烤了吃,那可是他饭食最好的营养餐,如今在大洋中他真是如鱼得水,抓一个扔上船再抓一个再扔上船,游泳能力同?#25509;?#33021;力同步上升,而且在水里的时间越来越长,这?#20040;?#38271;更是?#25991;?#30456;看。

  一个调休的中午,船长亲自把他叫到跟前共吃午饭,并教他如?#38382;?#36776;鱼类,鼓励他好好干,工资一定加倍。刚到船上的蛇叔感激涕零,一再表示会为了船事为了他赴?#36182;?#28779;。

  蛇叔真正感到大海的威力是十天后,气象预报船长每天必看,得知台风之前及时找就近的港口抛锚避台,刚?#25165;?#22949;当果然黑?#21697;?#28378;而来。蛇叔却异常兴奋,这不正是挑战极限的时候吗?他非要把自己固定船上,要接受风雨浪打。表哥不住地摇头,他去央求船长,刘胜定盯着他猜?#23478;?#20250;儿说

  “我相信你,但你一定要固定船上,免?#27599;?#39118;巨浪把你掀进海里。”

  几个人把他固定船舷上,一再嘱咐后才离开。不久一股强风掀起千尺巨浪汹涌而来,浪越过船只跨越过去。蛇叔只感到巨型重量强压来,憋闷窒息,眼睛瞬间漆黑,一只魔爪把他抛起然后狠狠扔下,并想把他撕碎。他不能呼吸,不能动弹,两个孩子的脸?#21619;?#20013;看着他,必须坚持,必须活命,必须战胜恶魔。费力地呼吸着,千斤压肠终于移开。他贪婪地吸着氧气,准备作下一次的斗争。又一股巨浪掀盖来,他沉入黑暗奋力穿越猛冲向光明,如此几次,只感到意志力越来越强,但体力已不济。一股巨浪刚过,刘胜和表哥带几个人把他拉入?#36393;?#22320;带。蛇叔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有人已把厚衣给他裹上,表哥把食物和水塞进他嘴里,他坚持了6个小时,所有人对他心服口服之时是对他拼命的费解,而他却乐此不倦。

  大海恢?#27425;?#24773;后船整装上路,蛇叔完全恢复体力后又进入了海中随船而?#23567;?#20182;渐渐学聪明了,专捉那些稀有鱼种,得后从不独享,而是交给船长。刘胜卖后总是?#37027;?#22320;塞给他一部分。与此同时,他的视野慢慢开阔,外面世界真大真?#24443;邸?#20182;?#27809;?#33258;己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地蜷缩家里无所事事这么多年。每次?#22534;?#22240;为他的努力,船总在预计中提前?#23707;劍?#32780;且因他赢利惊人。有一次蛇叔有幸?#30171;?#22836;鲨鱼会面,后来蛇叔讲起这一幕,津津?#20540;?#20013;满是遗憾,恨只恨没有活捉住它,而是畏惧?#30887;印?br />
  那是云披?#23478;拢?#28023;水唱和的时刻,夏风和缓,海水温?#22330;?#34503;叔被美景映照得心旷神怡,便向海深处多游了几米,就在他得心应?#20540;?#24819;要捉住一条鱼时,一个淡灰色的庞然大物迎面而来,尖利的牙齿白得让蛇叔惊出一身冷汗,锥子般的头眼看就要触及他的头部,他火箭般地后退,然后奋力向船?#21619;?#33337;上的人也发现了这个巨物。

  “锤头鲨!”

  “卡子,快上船!”

  几个人已伸出手,蛇叔窜上去抓住跃到船上才大舒口气,鲨鱼看看他们掉头而去。后来蛇叔一再?#27492;?#33258;己能同风暴抗衡,为什么不敢同一头鲨作斗争,为此他再下海时特把一条长矛和?#35805;?#20992;缚在腰间。

  又一个酷热的暑假,船靠回青?#21898;?#21518;,蛇叔给春燕寄了钱到海边的船友小凯家吃饭。小凯的爱人在海边景点卖小贝壳饰品,蛇叔有空帮他捡拾贝壳,非要蛇叔到他家吃便饭表示感?#24359;?#34503;叔走上狭窄的山道,虽酷热但天高云淡,?#26149;?#36793;游泳的人密密麻麻,突然人群躁动,纷纷上岸,几个救生艇已开始?#21619;?#34503;叔仔细一看,一个孩子被断层流卷入深水区。他没有多想地从山道上跃入海中,抱住孩子托起,这股逆流像磁场直吸他们进入深海,蛇叔跳开把孩子托出水面向浅海区游去,几个游艇已划过来。蛇叔抓船舷一跃而上,身手让所有的人惊叹佩服且不?#20260;家欏?#23401;子的父亲是外省的一个大官员,带着他到此游玩,所幸有惊无险,对蛇叔感恩不尽,得知两个孩子?#37027;?#20917;时,立即联系知名的疑?#35328;又?#19987;家。旅游办事处听说这一事件,最高领?#35760;?#33258;来酬?#24359;?#33267;此名声大震,有拜师学艺的,有好奇探究的,其它船长也纷纷拉拢他,他?#23478;?#19968;拒绝,没?#36763;?#32988;就没有他的今天,知遇之恩他还是懂的,再者他?#19981;?#28009;瀚的大海,那才是他?#25105;?#39536;骋的领地。

  他们那次远航到太平洋,收获也颇丰,满载?#23707;?#26102;风平浪静,晴空祥和。早饭后蛇叔系好器物正要下海,突然感到船底巨大的冲击波升腾,还未等人?#20174;?#36807;来,船已翻沉。蛇叔感到救人无望了,只有他还有生?#27807;目?#33021;,便躲着掉下来的重物和人直冲海面,四周茫茫海域,他能游到哪儿。更让他不?#20260;家?#30340;是船怎么会翻覆,难道真有所谓的水怪作崇?他漫无目地地游着,体力渐渐不?#33579;?#32477;望袭来。突?#24908;?#37325;的鱼腥味扑面面来,一个黑色的?#28216;?#35265;过的20米左右的庞然大物从侧面游来,它是他生?#27807;?#21807;一希望了。他绕过它的头直拽住它的尾巴爬到背上,虽然它想努力摔掉他,但蛇叔死扣住头上的两只?#25506;牽?#27492;怪物看他没有恶意,也没有刁难他。蛇叔体力恢复些正视现实时才仔细?#21019;?#24618;物——头像蟒头,但比蟒头大,嘴像簸箕,?#24378;?#22823;如小桔子,眼睛鸡蛋般,身上的鳞片大?#32654;?#24471;他身子疼。救生的欲望让蛇叔不敢胡思乱想,他在怪物的神速中搜寻着?#27827;歟?#36825;是他唯一的生存之道,如果上?#35828;?#20182;就能?#21364;然骸?#24618;物似乎也累了,熟悉路线般向右转身游去,大?#23478;?#20010;小时后,一个小岛赫然出现视线。蛇叔欣喜若狂,海怪懂他般径直游去,把他抛上岸,此物也窜上岸到岛中心而去。

  此时夕阳的红艳把小?#27827;成?#24471;神秘荒凉,明显?#24418;?#20154;迹,他的当务之急是找岩石洞或垒起一块空地休息,忙碌后刚躺岩石上?#27809;?#36523;的疼?#26149;?#22823;脑清顺时,?#23736;?#20154;”又风驰电掣而来,从嘴里吐出一条大鱼放到他面前纵入海洋。他热泪盈眶,一定能熬到?#28982;海?#24681;人再出现送鱼时,他轻轻地拍拍它的身子,并冲它笑笑,它把嘴动了动,回以呜呜声。

(终审编辑:心雅文学网) 本文首发心雅文学网:http://www.26797411.com/wen/27894.html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点击下载: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发展,请下载该word文档,复制文档的全部内容并将其发表在第三方平台,您的每?#29615;?#20256;播,都会为心雅的发展及壮大贡献?#29615;?#21147;量.




  • 上一篇:跳楼之后       下一篇:代码CE的故事
  • 发表评论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22771;?#22312;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
    ?#27809;?#21517;:
    作者资料
    雪心 进入作者空间 发送留言 ?#28216;?#22909;友 作者积分:1 作者金币: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3-12-27 10:12 最后登录:2017-10-23 15:10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您可能也?#19981;?#36825;些文章
    • 养母的慈爱

      小说?#22534;?#27597;的慈爱》 十五岁,正是花一样的年龄,而对于西域边陲小城新疆奎屯市,某所...

    • 跳楼之后

      跳楼之后 木水站在26层楼的高顶上,望着下面黑压压如蝼蚁的人群心里盘算着:寒到了,...

    • 一个“?#20808;?#23626;”的往事

      前言: 从 1966 年到 1969 年正在读高中或初中的各三届学生,被统称为“?#20808;?#23626;”。这...

    • 归宿

      几个?#20808;?#22352;在一起?#36763;模?#20854;中也有我。 老李伤感地说:时光过的真快呀,不知不觉人就老...

    • 妩媚女同事

      俗话说: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大意是指单位领?#20960;?#25442;之频繁。我在单位(某中央特大?#25512;?..

    • 武力不武

      这天,辅导?#22868;置?#24537;完手里的工作,正准备下班时,却听见一阵急促?#37027;?#38376;声。?#32622;?#28145;呼吸...

    • 老古

      老古,不?#23637;?#20063;不老, 才去掉 青春的尾巴步入?#24515;?#19981;久,但他为人古板性情古怪,慢慢地...

    • 倾诉

      一个?#25293;?#30340;农村?#20808;耍?#22905;天天与她的宠物小花猫说?#37027;?#35805;。...

    • 说梦

      半夜妻?#26377;?#26469;,突然对丈夫说: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和别人干了那个事。 丈夫一听,...

    • 光杆儿

      光杆儿 光杆儿与我同龄,不知道是谁给他取了这么一个不地道的绰号。其实他有一个很响...

    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