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心雅首頁 >小小說 >生活小說 > 【編輯推薦】 【站長推薦】

蛇叔

選擇閱讀字體大小:[ ] 時間:2017年10月23日 15:08 來源:心雅文學網 投稿 作者:雪心 終審編輯:心雅文學網
 蛇叔

  吃蛇上癮時蛇叔正值青春妙齡,那是歷盡千辛,受盡萬苦,過村莊,穿城市,越山丘,繞河溝,時達幾個月才回到家。后來家中的日常飯食總制止不了心中對蛇的依賴,每到夜晚,他悄悄溜進田地找蛇出沒的地方,由于他身上過多吃生禽活獸散發的特殊氣味,他看不到蛇,蛇已聞味先逃,也因此他的動作鍛煉得神速,抓不到蛇就吃蛙,吃各種小昆蟲解饞,有時難得抓住一條蛇,他像餓獸般狼吞虎咽下去。

  這一習慣斷斷續續幾年,提起那段過往,蛇叔初始是心痛難忍,不愿齒口,日子久了,傷痛淡化了,才涉及不堪回首的那幾個月,那些片段和場景也才漸漸在村里的加工下傳開,便也得了“蛇叔”的稱號。我把他傳說中的片斷和場景整理筆下,心口莫名地痛著,夜燈下的眼睛一次又一次凄迷。

  那是90年代初,農村剛有了外出打工的勁頭,18歲的蛇叔經過多個徹夜無眠后,說服父母,懷揣父母辛苦種地賣麥子的200元錢,獨自一人踏上了南下廣州的列車。第一次坐火車的他畏畏縮縮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聽著火車有節律的聲音,看著車內各形各色的都比他體面地坐著有說有玩有睡的人,他首次品嘗到“自卑”的滋味的同時,心慌迷茫了,不知所從了。看著窗外一搖而過的城市、村莊、河流……他更是自感卑微渺小如空中一粒肉眼看不到的灰塵。到廣州火車站,各地的車排得很多,拉人上車的車主亂喊亂問,有目的地的人找準車就去了,轉眼下車的人散得稀落。蛇叔茫然不知該去哪兒,又一輛火車到站,又下來蜂涌的人流,蛇叔隨著奔跑的人也朝一個車上擠去,座位已滿,他站在車上扶著車座以免摔倒。售票員收錢了,一摸口袋,僅剩的錢不翼而飛,他可是在車上滴水沒舍得買呀!只啃了母親給他蒸的干饃頭,這可怎么辦?只得悻悻地下車。

  行程僅十幾個小時已把他在家中憧憬的夢想和規劃的美好未來沖得七零八落,他想大哭一場同無知和天真告別,更痛苦的是不知身無分文的自己怎樣邁步,就是回家也回不去了呀。偷!既然別人偷我的錢,我也偷別人的錢。他細細盤算后在又一股人流分散上車時,他隨人多處向一車上擠,瞄準一個衣著好的,把手欲伸向他的口袋,電影中小偷被抓挨打和更為悲慘的場面在他眼前晃動,霎時退縮下車。怎么辦?暮色已臨,回家吧,徒步回去,趁還有幾個干饃頭,天也剛入秋,露宿不至于受凍。有了想法也有了動力,他找到回家的列車,順著軌道開始了路程。渴了,喝周圍有水洼的水,舔野草或莊稼上的露珠。饃沒了,有野果吃野果;有秋收尚在的幾粒莊稼上的籽,他撿起吃掉;有紅薯地偷挖紅薯……這是幸運時,不幸運的是火車軌道在山嶺間,沒有野果野樹只有山嶺,遍無人跡,野物亂竄。

  聽說當時蛇叔講敘這些時一會兒汗流浹痛;一會兒雙手痙攣;一會兒身體僵硬著……他說當他第一次走進山嶺的叢林地帶,一只野猴在樹上晃動時把他嚇尿褲子,當看清是猴子時才松口氣。除了吃樹葉還是樹葉,饑累讓他實在走不動了,便斜躺樹上,把出外時拿的衣服從包中取出鋪地上,疲憊中忽略危險地睡去。半睡半醒時,感到一條長長的、涼涼的、軟軟的東西正在他破衣衫上爬行,睜開眼大吃一驚,一條又粗又長的深褐色的蛇正在他身上,強烈的自我保護和求生意識使他急速用雙手伸向蛇頭扔出,剛好摔在一個大石塊上,蛇疼痛著伸縮著,他拿塊石狠命朝蛇頭部砸去,一次又一次,蛇終于不動了。饑餓讓他突然一個念頭,飯店門口有蛇上宴席,我何不也吃它充饑?想到這,他一把抓住蛇,撕咬著狼吞虎咽進了肚,不知是蛇傳遞了信號,還是聞味息而來,幾條大蛇氣勢洶洶地朝這方爬來,似有報仇之態。蛇叔慌了,迅速爬向一顆大樹,弄斷一根樹枝,看蛇爬上就用樹枝敲打下去,幾個回合下來,幾只蛇精疲力盡。蛇叔一不做二不休,趁蛇體力不支,爬下把他們一個個打死,撕下布絲系在一起提著一鼓氣爬出了叢林。

  秋意很濃了,田地除了稻田和油菜苗已空無,但勉強能維持生計,最幸運的是路過站點和有住戶的,總還可以撿拾別人扔的吃物,總也可以用塑料瓶接些水維持幾日。冬天了,御寒有母親準備的冬衣還可忍受,不知道廣州不需要冬衣,可卻在歸途中用上了。想起母親,蛇叔淚溢了出來。又是山嶺,沒有幸運之門送蛇了,他要主動出擊,攀爬著找蛇找野物,找一切能吃的東西。在一個土石洞里,他欣喜地發現一個蛇窩,數只蛇蜷縮里面過冬,他悄悄搬運來大堆石塊,偷偷扒開石縫,瘋狂地撿石塊朝里扔。蛇逃的逃,死的死,傷的傷,跑不動的接著砸……

  蛇叔能夠接受路人不屑和猜疑的目光,另類自尊卻使他從未開口向別人求救過,也未動過別的心思歸家,或打工掙錢后再回。特定年代特定年齡的傻呆就是傻呆。一千多里地,四個多月,他終于走回村莊,其間路途的彎路自不必說,維持生的毅力轟地在家倒塌,他暈在家門口。父母看著衣衫破爛,渾身臟亂,瘦削不堪的散發著異樣腥味的兒子,慌亂地把他抬回屋潸然淚下。

  此后的十年,蛇叔再未走出村莊,其間在父母的張羅下娶了妻子春燕,第一個孩子大腦遲鈍且啞巴,第二個孩子不僅身上有蛇般的斑,頭腦也不活絡機靈。都一眼明了他過多食生蛇的原因,這就是代價,青春奮斗無從臨帖勾畫弧度難測的代價。

  社會浪潮此時更是風起云涌,農村的青壯年幾乎都外出謀生掙錢去了,一家家的小洋樓拔地而起,有的已經開回了車。而自家還在原地踏步,兩個孩子要負擔,父母老婆要養,他羨慕著失衡著盤算著,他必須克服畏懼重新上路,但不能如年少輕狂般亂跑了。堂哥最近幾年在船上不少掙錢,春節回來他提瓶酒找到他。親戚沒有不幫襯之理,年后蛇叔順理成章地同表哥一同到青島了,從縣城坐汽車直達,因為有依靠,他的自卑畏怯減緩許多,一路上哥走一步他緊跟一步,唯恐走散再重蹈復轍。凌晨二點他們才到達青島長途汽車站,各種霓虹燈晶瑩透亮地熠熠生輝,讓蛇叔眼花繚亂。下車他同表哥蹲在汽車站里等天亮時一搭無一搭地說著話:

  “卡子,船上雖大量招工,但身體有要求,你身強力壯的應該沒問題。”

  “我可是吃蛇之身,身體棒棒的,你放心。”

  “等天亮我們坐早車直到招工處。”

  表哥算是船上的老員工了,在他的周旋下順利上了船,蛇叔的希望同大海般延伸得無邊無際,那幾天是他一生中最意氣風發的日子。近處,遠洋捕撈船在一望無際的碧波上行駛,藍天白云擺動著青春的激情;遠處,天海吻接,渾然一幅曠世絕倫圖。他暗暗下決心一定要在這里好好干,一定要多掙錢給孩子治治病。從小不愛學習只愛玩耍的他在村河里經常游泳,一直持續到現在,他相信有能耐把大海征服,為將來儲備能力。千里之行他能跨過,面前浩瀚的海洋他也能。他利用休息時間練水,讓表哥用繩系在他腰上以防不測,縱身跳進海水,一定要擊垮它,把它踩在腳下邁向更深邃的領域。他一次次試著超越向深遠處跋涉,這一舉止讓全船震驚,也引來劉勝船長的大聲喝斥:

  “小弟,你不要命我還要賠命錢呢?快上來!”

  “你放心,后責自負。”蛇叔游回船舷大聲說。

  劉勝何曾見過這樣敢于拼命的人,便詳細打聽了他,得知他步行千里的事后,驚嘆一聲再不制止他,只提醒著海中的危險。蛇叔雖然人高馬大,但躲閃捉的本領可是從小在河中鍛煉出來的,他少時唯一的樂趣就是在河中摸魚捉青蛙,然后上岸燒烤了吃,那可是他飯食最好的營養餐,如今在大洋中他真是如魚得水,抓一個扔上船再抓一個再扔上船,游泳能力同捉魚能力同步上升,而且在水里的時間越來越長,這讓船長更是刮目相看。

  一個調休的中午,船長親自把他叫到跟前共吃午飯,并教他如何識辨魚類,鼓勵他好好干,工資一定加倍。剛到船上的蛇叔感激涕零,一再表示會為了船事為了他赴湯蹈火。

  蛇叔真正感到大海的威力是十天后,氣象預報船長每天必看,得知臺風之前及時找就近的港口拋錨避臺,剛安排妥當果然黑云翻滾而來。蛇叔卻異常興奮,這不正是挑戰極限的時候嗎?他非要把自己固定船上,要接受風雨浪打。表哥不住地搖頭,他去央求船長,劉勝定盯著他猜思一會兒說

  “我相信你,但你一定要固定船上,免得狂風巨浪把你掀進海里。”

  幾個人把他固定船舷上,一再囑咐后才離開。不久一股強風掀起千尺巨浪洶涌而來,浪越過船只跨越過去。蛇叔只感到巨型重量強壓來,憋悶窒息,眼睛瞬間漆黑,一只魔爪把他拋起然后狠狠扔下,并想把他撕碎。他不能呼吸,不能動彈,兩個孩子的臉晃動中看著他,必須堅持,必須活命,必須戰勝惡魔。費力地呼吸著,千斤壓腸終于移開。他貪婪地吸著氧氣,準備作下一次的斗爭。又一股巨浪掀蓋來,他沉入黑暗奮力穿越猛沖向光明,如此幾次,只感到意志力越來越強,但體力已不濟。一股巨浪剛過,劉勝和表哥帶幾個人把他拉入安全地帶。蛇叔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有人已把厚衣給他裹上,表哥把食物和水塞進他嘴里,他堅持了6個小時,所有人對他心服口服之時是對他拼命的費解,而他卻樂此不倦。

  大海恢復溫情后船整裝上路,蛇叔完全恢復體力后又進入了海中隨船而行。他漸漸學聰明了,專捉那些稀有魚種,得后從不獨享,而是交給船長。劉勝賣后總是悄悄地塞給他一部分。與此同時,他的視野慢慢開闊,外面世界真大真壯觀。他懊悔自己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地蜷縮家里無所事事這么多年。每次遠洋因為他的努力,船總在預計中提前返航,而且因他贏利驚人。有一次蛇叔有幸和錘頭鯊魚會面,后來蛇叔講起這一幕,津津樂道中滿是遺憾,恨只恨沒有活捉住它,而是畏懼潛逃。

  那是云披霞衣,海水唱和的時刻,夏風和緩,海水溫順。蛇叔被美景映照得心曠神怡,便向海深處多游了幾米,就在他得心應手地想要捉住一條魚時,一個淡灰色的龐然大物迎面而來,尖利的牙齒白得讓蛇叔驚出一身冷汗,錐子般的頭眼看就要觸及他的頭部,他火箭般地后退,然后奮力向船游動,船上的人也發現了這個巨物。

  “錘頭鯊!”

  “卡子,快上船!”

  幾個人已伸出手,蛇叔竄上去抓住躍到船上才大舒口氣,鯊魚看看他們掉頭而去。后來蛇叔一再反思自己能同風暴抗衡,為什么不敢同一頭鯊作斗爭,為此他再下海時特把一條長矛和一把刀縛在腰間。

  又一個酷熱的暑假,船靠回青島岸后,蛇叔給春燕寄了錢到海邊的船友小凱家吃飯。小凱的愛人在海邊景點賣小貝殼飾品,蛇叔有空幫他撿拾貝殼,非要蛇叔到他家吃便飯表示感謝。蛇叔走上狹窄的山道,雖酷熱但天高云淡,來海邊游泳的人密密麻麻,突然人群躁動,紛紛上岸,幾個救生艇已開始游動,蛇叔仔細一看,一個孩子被斷層流卷入深水區。他沒有多想地從山道上躍入海中,抱住孩子托起,這股逆流像磁場直吸他們進入深海,蛇叔跳開把孩子托出水面向淺海區游去,幾個游艇已劃過來。蛇叔抓船舷一躍而上,身手讓所有的人驚嘆佩服且不可思議。孩子的父親是外省的一個大官員,帶著他到此游玩,所幸有驚無險,對蛇叔感恩不盡,得知兩個孩子的情況時,立即聯系知名的疑難雜癥專家。旅游辦事處聽說這一事件,最高領導親自來酬謝。至此名聲大震,有拜師學藝的,有好奇探究的,其它船長也紛紛拉攏他,他都一一拒絕,沒有劉勝就沒有他的今天,知遇之恩他還是懂的,再者他喜歡浩瀚的大海,那才是他任意馳騁的領地。

  他們那次遠航到太平洋,收獲也頗豐,滿載返航時風平浪靜,晴空祥和。早飯后蛇叔系好器物正要下海,突然感到船底巨大的沖擊波升騰,還未等人反應過來,船已翻沉。蛇叔感到救人無望了,只有他還有生還的可能,便躲著掉下來的重物和人直沖海面,四周茫茫海域,他能游到哪兒。更讓他不可思議的是船怎么會翻覆,難道真有所謂的水怪作崇?他漫無目地地游著,體力漸漸不濟,絕望襲來。突然濃重的魚腥味撲面面來,一個黑色的從未見過的20米左右的龐然大物從側面游來,它是他生還的唯一希望了。他繞過它的頭直拽住它的尾巴爬到背上,雖然它想努力摔掉他,但蛇叔死扣住頭上的兩只短角,此怪物看他沒有惡意,也沒有刁難他。蛇叔體力恢復些正視現實時才仔細看此怪物——頭像蟒頭,但比蟒頭大,嘴像簸箕,鼻孔大如小桔子,眼睛雞蛋般,身上的鱗片大得烙得他身子疼。救生的欲望讓蛇叔不敢胡思亂想,他在怪物的神速中搜尋著島嶼,這是他唯一的生存之道,如果上了島他就能等待救緩。怪物似乎也累了,熟悉路線般向右轉身游去,大約一個小時后,一個小島赫然出現視線。蛇叔欣喜若狂,海怪懂他般徑直游去,把他拋上岸,此物也竄上岸到島中心而去。

  此時夕陽的紅艷把小島映射得神秘荒涼,明顯尚未人跡,他的當務之急是找巖石洞或壘起一塊空地休息,忙碌后剛躺巖石上讓渾身的疼痛和大腦清順時,“恩人”又風馳電掣而來,從嘴里吐出一條大魚放到他面前縱入海洋。他熱淚盈眶,一定能熬到救緩,恩人再出現送魚時,他輕輕地拍拍它的身子,并沖它,它把嘴動了動,回以嗚嗚聲。

(終審編輯:心雅文學網) 本文首發心雅文學網:http://www.26797411.com/wen/27894.html


閱讀和發表文章請來心雅文學網!免費閱讀心雅文學網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內容。

點擊下載:下載本文word版文檔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發展,請下載該word文檔,復制文檔的全部內容并將其發表在第三方平臺,您的每一份傳播,都會為心雅的發展及壯大貢獻一份力量.




  • 上一篇:跳樓之后       下一篇:代碼CE的故事
  • 發表評論
    閱讀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請在下面發表您的看法吧!
    用戶名:
    作者資料
    雪心 進入作者空間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作者積分:1 作者金幣:0 作者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3-12-27 10:12 最后登錄:2017-10-23 15:10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您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 來自天堂的告白

      柳依依還是選擇了輕生,在她婚禮的那一天。 醫生宣告死亡時間的時候,柳依依的媽媽當...

    • 爸爸的脊梁

      一 七月時節,天悶熱得厲害,黃燦燦的太陽透過窗戶照進窯洞,照在炕上,照在我熟睡的...

    • 養母的慈愛

      小說《養母的慈愛》 十五歲,正是花一樣的年齡,而對于西域邊陲小城新疆奎屯市,某所...

    • 中篇小說連載《扭曲的愛情》(第二集)

      第二集 歐式風格的小天鵝賓館,裝修豪華,一共有三十三層,在那一大溜的建筑群中,獨...

    • 二度梅開

      和諧花園。 “叮咚!叮咚...

    • 一個“老三屆”的往事

      前言: 從 1966 年到 1969 年正在讀高中或初中的各三屆學生,被統稱為“老三屆”。這...

    • 鴿鳴

      上輩人優惠了他衣食無憂,且遺留了一所很大很大的住宅,座落在偏離 現代 文明的鄉野里...

    • 錯過·城(一個夢)

      黑夜有獨特而強大的感染力,多愁善感的人注定敵不過深邃的悲傷。而我,仿佛是由黑暗凝...

    • 夙愿(小說連載)六

      野草塌拉著頭,陽光亮得有點晃眼,夏生與同事武剛早已大汗淋漓,依然走在田間小道上。...

    • 桃源深處

      我緩慢地走向桃花村,遠遠地看到村頭的那棵歪著脖子的老榆樹,風掠過它密密的樹葉,颯...

    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