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心雅首頁 >小小說 >生活小說 > 【編輯推薦】 【頭條推薦】【站長推薦】

老史的女兒

選擇閱讀字體大小:[ ] 時間:2017年08月26日 09:09 來源:未知 投稿 作者:自由人 終審編輯:心雅文學網

 梯田像畫家筆下的油畫,層層鮮明地鑲嵌在坡地上,塊塊金黃色的麥子似大海的波濤向山脊飄蕩。坡下有座安詳的村子,也許很多年代就在這里了。史老漢就是這村的村民。現在他趁著雨后地里濕潤,帶著一雙兒女,持著穿種玉米的工具向自家責任田里走去。老史扛著镢頭,兒女桂秀背著種子,大女桂花拿著木瓢跟隨在父親與妹妹的后頭,她氣喘吁吁地不時地擦著汗。說實在的,如果不是趕時機,爹娘是不讓桂花下地干活的。
  彎彎拐拐的山路走了約半個時辰,桂花拉下一截子路。又過半個時辰,桂花終于趕上在地頭等她的爹與妹妹。
  “桂秀,趁著下過雨,地濕,你點鐘,我刨穴,你姐在后面抾土、回填踏實。”史老漢看了下兩個閨女:“桂花,你把土回填后,用力踏下就行!”爺仨安各自的工序忙碌起來。
  老史一邊刨穴,一邊又說:“秀,一穴放上兩粒就行,昂!要放準。”史老漢放下镢頭,檢查女兒干的活,查看他大女回填埋種的情形。史老漢一邊糾正著,修復著,一邊說:“回填的土別疙疙瘩瘩的,那樣,苗兒出不齊!”“我,我姐頭次下地,慢慢學。學的比您,比我都強。”桂秀幫著姐說話。她把種子點完穴后,放下家什,幫姐姐回填。

本文來自心雅文學網


  太陽升高了,兩畝多玉米穿種完了。“都歇會吧!”爹看了桂花一眼:“花,可把你姐累壞了吧!”桂花苦著搖搖了頭,不好意思的擦著脖子上的熱汗。然后從兜里取出手帕,鋪在地頭,坐上歇息,史老漢回頭修補回填種穴,查看剩下麥地的長勢情況。
  爺仨有說有笑地又忙活了半個小時,史老漢說:“桂花,你回家幫您媽做飯去吧,剩下的活,我與你妹妹忙完回家!”“好來!”桂花高興地似身上卸下一塊巨石。“爹,我這就回去了。”(中國作文網-心雅文學網:www.xinyawx.com) 
  桂花一踏進家門,就叫嚷著說:“娘,我先回來了,可把俺累死了!”“那先洗把臉,洗完臉歇會去。”“行!”桂花洗了下臉,接過娘倒來的水,不涼不熱,咕咚咕咚地喝完:“他爺倆在地里忙活完就回家,我躺會去。” 本文來自心雅文學網
  史老漢仍在刨穴,二姑娘擔起了點種與回填的任務。火熱的太陽高空升起,史老漢哼哧哼哧地刨穴,褂子被汗水浸似如洗;桂秀也時不時的擦著熱汗。
  “爹,您,您刨多半天了,我,我替您刨會,會吧!”桂秀從小就是這個說話的樣子,一句句的話語就如走在坑坑洼洼路上的木輪,一顛一卡的。
  “不用不用,哪能讓你刨啊,力氣活!”
  “您,您看不起您秀吧!”桂秀顯得不高興地樣子說。
  “哪能,哪能!”
  “那好,看,看我行不行?”桂秀放下木瓢,上前一下奪回镢頭,一穴穴地刨著,史老漢見筆直的穴行,個個穴深淺一致,穴間距如尺子量過的一樣長度,便又高興又贊許地說“刨的真不賴哩!”他放下心,邊點種邊回填。
  太陽偏西了,爺倆終于完成了玉米穿種任務,喘了口氣。桂秀扛著镢頭,哼著不太連貫的歌兒,跟著爹的后頭向村子方向走去。
  回家后,桂秀放下家什,進了臥室。
  桂秀娘早已把幾個炒菜放在飯桌上,等待爺倆回來。
  “洗把臉,喝口水,都吃飯吧,天可不早了!”
  桂花聽到叫吃飯的聲音,一個驢打滾從床上坐起來,走出里屋,猴樣地蹲在桌前的凳子上,一條褲腿高高地挽著,露著半條潔白的腿兒。她揭開罩在菜盤上的紗蓋,便說:“開飯吧!”說罷,拿起筷子,就從盤子里大叨大叨地叨炒雞蛋往嘴里填。

本文來自心雅文學網


  “慢著吃,沒人搶。”娘白了桂花一眼。
  “桂花,先別吃,喊你妹妹一塊來吃飯!”爹命令著。桂花又叨起一塊酥肉放進嘴里,燙的斯哈斯哈的咽著,她不情愿地站起身,嘴里嘟囔著“真是的,吃個飯還得讓人叫!”她推開妹妹的房門。
  “啊呀,不好啦,妹妹的 癲癇瘋又犯啦!”只見桂秀依在床沿,喘著粗氣,翻著白眼珠子,口溜白沫,上身抽搐著,全身顯得十分難受。
  “她爹,快打120來!”
  沒半個時辰,醫院的救護車趕來,大夫提著藥箱、藥具,進到屋里。打針,喂藥,按摩。桂秀漸漸清醒過來,兩眼流出熱淚,醫生開了些藥,交待了事項,趕了回去。
  一個月后,桂秀恢復了常態。娘說:“你姊妹倆以后出嫁,你爹為給你倆置辦嫁妝,外出打工不在家,咱娘倆拉個知心話吧!”擇著山菜的桂秀望了娘一下說:“那,啦么呢?”“啊呀,秀啊,你老大不小了,辦事很勤快,就是說話得慢慢說,別那么結結巴巴的。”“嗯,可,可真不好改”“還有條,你得注意。”“啥事啊?娘!”“碰見外人,別價不答話,好像別人欠咱么的,多不好啊!該叫么就叫么?”“娘,那我,我見了生人怎么稱呼啊?”娘縫著衣裳,抬頭望了秀一眼:“見了年長的叫大爺,大叔,大娘,嬸子么的。稱同志也行。”“好,娘,我記住了!”

本文來自心雅文學網


  麥收過后,這里的農村,親友們一般相互走動祝賀,慶祝麥收的豐收,暢談下步農活的打算,打下相互幫忙、支持的基礎。秀所在的山村雖遠離其他村子與城鎮,仍延續著這種鄉風民俗。
  過了幾天,娘在地里忙活,桂花也走親戚去啦。家里來了桂秀未見過的親戚。桂秀迎出院子:“奧,奧,同志你來了!”“嗨,外甥女,你這孩子,給我稱同志,不認得你舅了,啊,我是你娘的弟弟,叫我舅啊!”“嗨,知道了!對不起!”
  茶沏好了,放在舅的跟前,剛想走,站住了:“哎,舅,您貴姓?”“二妮,你這孩子,你娘姓么我姓么唄。”舅,似乎無奈的皺了下眉頭。
  “那,舅,您慢慢喝水,我娘一會就從地里回來,天不早了,我,我先去做飯!”
  娘一進院子,看到院子停放的電動車就知道是誰來了。他放下家什,舅迎出門。“嗨,二兄弟,你來了,家里都很好吧!”“一切都好著呢,六畝麥子打了八千來斤!”
  桂秀進屋給舅與娘倒上茶水:“娘,您與舅說話吧,我一會把飯做好端來!”
  “兄弟啊,你來得真不巧,你姐夫在城里打工,大外甥女也不在家,不能給你說句話。”娘似乎覺得很內疚。“家里不是還有你與桂秀啊!” 本文來自心雅文學網
  娘與舅說著說著,又扯到桂秀姊妹倆身上。娘說“你外甥閨女都大了,總不能留在家里吧,都到了出嫁年齡。”“是啊,該出嫁時就得出嫁。”“嗯,雖不愿讓兩個丫頭離開家,總不是個交待啊,這年月,咱山莊種地也實現了半機械化,種地不算回事,沒那么忙。”她嘆了口氣:“大妮吧,說話倒心直口快,討人喜歡,就是不太勤力,都二十七八了。”:“二妮吧,倒很勤快,但說話,有口吃,還有小時候受驚嚇落下的毛病。”“姐,人嘛,總不是十全十美,不惹是生非就行,哪有事事都順心的啊!外甥閨女早該有個著落了。”
  “好,你外面見識多,跑得多,就給你外甥閨女多多操操這份心吧!”“簡是!這事我一定放在心上”
  菜端上來了,娘找出‘洋河大曲’,給舅斟上,桂秀又端上兩個菜:“舅,您,您姊妹倆慢慢喝吧,多,多吃點菜。”“你也坐下吧!”“不,我去包,包餃子,別等我。”喝酒中,舅不時地夸贊桂秀做菜的手藝。
  桂秀端上熱騰騰的水餃:“舅,娘!您二老先吃,我去,去給雞、鵝填食去。”
  天不早了,舅就告別姐與外甥女走了。
  桂秀送走舅走進堂 屋。她把桌上的剩的雞肉、丸子、炸魚的盤子放進冰箱,把所剩的湯湯水水一塊倒進大盤子,然后就著水餃吃得干干凈凈。
  娘踏進屋門,見菜湯菜水吃得一干二凈,疼愛地說:“咱家不是過去的窮時候了!”
  “娘啊,油水都在湯水里啊,倒了,多,多可惜呀!”
  又過了兩個多月,桂秀在舅的介紹操辦下,嫁給了一個在縣城打工成才的民營老板。
  秋高氣爽,滿坡的玉米、黃豆、谷子飄著誘人的清香,豐收的時節就要到了,不少地塊的莊稼已熟了。在外打工的史老漢,從城里回來,就要忙秋了。現在,他清掃好倉囤,坐下喝了幾口茶,姑家的表弟就來了。他高興地忙站起來說:“現在唍,俺這兄弟還照老輩們傳下來的風俗,中秋節前走親串友哩!哈哈!”史老漢迎了過去。老伴笑嘻嘻的接過兄弟手中的禮品:“兄弟,我們還沒到你那里看望我姑、姑父他們,你就先來了,姑父與俺姑都壯實吧,”“都挺壯實,讓你們放心!”史老漢示意表弟坐下,老伴忙倒茶。“哎,你忙飯去吧,把那只大公雞殺了,犒勞犒勞咱表弟!俺兩好好喝一盅!”“好的,桂花,把那只公雞抓來!”娘說。“好來!”桂花早就愿意把那只公雞給殺掉吃了,一提到有肉吃,她的口水簡直淌了出來。她咽了兩口吐沫,把手機放在床上,高高興興地去抓雞。桂花兩步并作一步走,匆匆走到雞欄前,驚得欄里的雞們咯咯噠噠地亂叫喚,母雞們在欄里東躲西閃,恨不得有個螞蟻窩鉆進去,公雞卻像視死如歸的將士,沖到雞欄邊,大聲“嘎嘎噶”地叫著,頭一伸伸地力圖把來犯者啄得鮮血淋漓。“讓你們再噶嗒!”桂花用力把手伸進欄里,試圖一下抓到公雞,公雞跳將起來,一口把她的手臂啄出了血,桂花的另只手狠狠地扇去,公雞跳將起來,一下咬住她的衣角,死死不放,桂花心中暗喜:“給我挑戰,真不自量!”她顧不得手臂流出的鮮血,猛一下子,狠狠攥住了雞頭:“給我硬拼,見鬼去吧!”她一手打開欄門,一手提出公雞,公雞粗壯的兩腿胡亂掙扎著,把桂花的上衣抓出了兩個洞,濺上了難聞的雞屎。

本文來自心雅文學網


  公雞憋的終于喊不出聲,它兩眼翻白,慢慢停止了掙扎。
  桂花一刀子伸進雞脖里,熱血呲進碗里。她又把聳拉著的公雞擱在盆里。母親把早燒了的熱水倒了進去。娘說:“桂花,你辛苦下吧,把雞處理好!”“好來!”為有肉吃,桂花的勤快欲空前地飄來。她利索地浸燙、翻動、腿毛、開膛、洗肚、刀剁、清洗。然后,讓娘顯示炒雞的手藝。
  娘在桌上擺了一大桌菜,爹與表叔喝的津津有味,談得十分投機。
  “桂花,你娘倆都坐下吧!”“不用啦,叔,您與我爹慢慢喝吧。”桂花搶著說。
  娘給兄弟倒了兩個酒,陪喝了兩盅:“你哥倆慢慢喝吧。”便去院子的花生堆,揀擇花生果。桂花躲進里屋,順手關上屋門,倚 在屋門的床頭,嘴里流著涎水,心里很焦急:“還沒吃好嗎,都個多小時了!”她輕聲嘟囔著,心中的饞蟲,似乎一刻不停的緊緊地撕咬著她的心。特別是娘炒的那大盤炒雞,香味透過門窗縫隙,飄進屋里,讓她欲嘗不能。“還剩下沒有!”,他狠狠低聲嘟囔著,聲音像似從牙縫里擠出來,這讓她十分焦躁,十分不安。她簡直耐不住了,焦操讓她在屋內不停地度起步來。
  “桂花,叫你娘一塊來吃飯吧,俺倆吃好了!”“娘,快來吃飯了!”桂花驚喜地走出門,叫著娘。“你先吃吧,我待會吃!”娘應著。 本文來自心雅文學網
  親戚吃完最后一口面條,掏出手機一看說:“快到四點鐘了,姐夫,天不早了,我得趕回去,蔬菜大棚里還不少事等著我去做呢。”說罷,起身往外走,史老漢忙提禮品。“快放下,不能來回帶了!”娘也停下手里的活,向院外送表弟。
  爹娘去送表叔,桂花立即走進堂 屋,見盤子里還剩下一根雞大腿與雞頭,彎腰拿起雞頭就啃,雞頭太不好咬,臉上泌出了熱汗,她邊吞邊坐下。此時院內傳來腳步聲,她受驚似地猛力一咽,雞頭卡在喉嚨里,無論如何吞吐,雞頭就是堵在喉嚨眼里聞風不動,進退皆難。急的桂花漲紅了面部。她在異常努力的呼吸著,顯得十分難受,十分吃力。史老漢進屋一看,盤里的雞頭不見了,桂花憋的那樣子,就知道壞事了。馬上撥打120,母親急的倒了半碗醋,扒著已蹲在地上的桂花的嘴,用力朝里灌,醋攜著嘴中的白沫向外濺了桂花娘一身。瞬間,桂花的四肢急促的抖動著,兩眶翻出了白眼珠兒。終于,她癱臥在地上,伸直了腿,似乎意識到什么,又后悔什么,眼角流出了像是悔恨的兩行熱淚。
  當急救車趕到時,史老漢家的大閨女桂花已停止了呼吸。房前屋后的樹上,黃中帶綠的葉子,在秋風中蝶似地舞動著,遠處傳來一陣喜鵲的歡叫聲。坡地上,幾臺小型收割機,轟隆隆地收割著秋季的莊稼,既是到了吃飯的時間,機器仍運轉不停。

點擊下載:下載本文word版文檔

(終審編輯:心雅文學網) 本文首發心雅文學網:http://www.26797411.com/wen/27605.html


閱讀和發表文章請來心雅文學網!免費閱讀心雅文學網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內容。


創作不易,微信掃描打賞一個吧親!


    進入作者:自由人我也要 投稿   沒作者賬號?那就注冊一個!有賬號?那就登陸!

  • 上一篇:親戚       下一篇:跳樓之后
  • 發表評論
    閱讀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請在下面發表您的看法吧!
    用戶名:
    您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 媽媽的房客

      中篇情感故事小說:《媽媽的房客》 當今時代,社會上越來越多的人,都要在某段時期經...

    • 【原創】夢

      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睡眠總是很多,總是感覺睡不醒,似乎有一只無形的手,將我使勁的...

    • 嫵媚女同事

      俗話說: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大意是指單位領導更換之頻繁。我在單位(某中央特大型企...

    • 過年

      年關將近,再過半個月,就到一年一度的春節了。在外工作的人們,都在為回家過年做著準...

    • 偶像——大虎

      秋風吹起了幾片碎紙,揚起了幾陣灰塵,我走進候車室找了個地方坐下,我無心看熙熙攘攘...

    • 不眠之夜

      睡不著,就和妻子云雨一番。 但云雨過后,仍然睡不著。 思索了半晌,他突然對妻子說:...

    • 老史的女兒

      梯田像畫家筆下的油畫,層層鮮明地鑲嵌在坡地上,塊塊金黃色的麥子似大海的波濤向山脊...

    • 村長養狗

      我想搬遷到山下去住,可就是弄不到宅基地。 鄰村的一個朋友對我說:那還不容易,你給...

    • 親戚

      親戚 朱群 星期六的早晨,我晨跑路過一個小區門口,看見一對六旬農村夫婦,騎著一輛電...

    • 老古

      老古,不姓古也不老, 才去掉 青春的尾巴步入中年不久,但他為人古板性情古怪,慢慢地...

    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